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袁占亭: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双一流”大学建设的重要保证

来源:www.onolishn.com 点击:829

始终坚持党对学校工作的全面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搞好我国高等教育,必须坚持党的领导,牢牢把握党对高校工作的领导,使高校成为坚持党的领导的坚强阵地。”高校治理直接关系到谁培养、如何培养、为谁培养的根本问题,以及继承和创新什么样的文明的重大问题。要推进治理体制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根本问题是要把党的领导落实到实践中去,做到“有方向、有全局、有决策、有团队、有领导、有保证”。要努力提高理论素养和政策水平,增强统筹各方、应对复杂局面、依法治校的能力。根本问题是全面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坚持道德操守,培养人才,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永远扮演大学规章的基本角色。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发出了“中国治理”的强烈呼声。大学治理不能脱离法律保护,也不能偏离法律轨道。大学章程是学校依法办学和实施内部治理的基本准则。推进大学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以大学章程为核心,建立和完善系统、科学、规范、有效的体系。我们要继承大学精神,弘扬大学文化价值,坚持办学优势和特色,凝聚办学共识。按照“扩大法治、便民”的原则,制定有用有效的规章制度,制定能准确反映党的思想和师生愿望、站得住脚、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要全面梳理学校在教学、科研、干部人事、学生事务、后勤等方面的规章制度,全方位开展“废、改、建、留”工作,加强规章制度数据库建设,整合形成系统化强、层次清晰、内容规范、特色鲜明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

完善权责一致的监督机制。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党和国家监督制度是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实现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创新和自我完善的重要制度保障。改善和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关键是建立政治权力、行政权力、学术权力和民主权力的平等制衡机制,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完善以学术委员会为核心的学术管理体制和组织结构,尊重和支持学术委员会独立行使学术决策、审议、评估和咨询职能。要合理划分学校、事业单位和部门的权责界限,建立权责分明、部门为主体的两级管理体制,做好事业单位和真正的学院,加快管理重心下移,建立以学院为管理重心的运行机制。建立健全校务委员会、工会、教师代表大会等制度,建立健全学校重大决策的民主协商机制,拓宽民主管理和监督的渠道和方法。要大力推进党务、校务公开,建立公开的权力运行机制和流程管理

促进学校和学院两级统一管理制度的形成。目前,高校权力的垂直分配基本上可以分为三种模式:第一种是直线等级制,其中学校作为一个社区占据最高层次,代表学校行使职能的机构占据第二层次,而高校基本上是执行者、操作者和运行单位。二是扁平化的分工体系。学院有相对的自主权和管理权,可以有一些独立的人、钱和财产权。第三个是独立的联邦系统,如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服务,必须建立世界坐标,把大学的使命置于国际坐标之中。目前,我国许多高校倡导“做一个好的组织,做一所真正的大学”,即在推进两级管理体制改革的过程中,实现两级管理体制的扁平化。在这种校医院治理体系中,职能部门的作用大致可以分为五个方面:第一,战略管理;第二,研究制定政策;三是宏观调控、监督管理;第四,外部联系;第五是提供公共服务。学院应成为相对独立的办学主体,承担党的领导、党建、人才培养、学科建设、专业建设、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主要职责。同时,在职称评定、教师考核、独立财务管理、独立就业和资源配置等方面,应赋予各部门更多的职责和权力。

建立权责明确的工作促进机制。在确定学院的两级管理制度以及职能部门和学院各自的作用后,有必要尽快明确权责清单和权责界限。权力和责任清单确定后,各机构和学院将更清楚地了解它们拥有哪些权力,如何充分利用这些权力,以及它们需要承担哪些责任。一般来说,对于职能部门来说,“法律不能擅自制定”,“权力应该锁在制度的笼子里”,他们应该做他们想做的一切,不需要被打扰,做他们说的话,服务好。对学院来说,“如果没有法律反对,这是可以做到的”。要主动,认真履行职责,实事求是,迅速果断。合理分配学院的两级职责和权力,建立以名单为基础的工作促进机制,将有助于机构精简管理和下放权力,优化对学院在“管理服务”中的支持和服务,提升学院在学校内部治理中的地位和作用,释放学院的活力,激发学院的动力。职能部门要转变观念,对政策进行深入全面的研究,广泛采纳学院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更包容、更周到地考虑学院的建议,不要“无先例不做任何事”,为学院官员创业搭建广阔的舞台。

建立多层次的监督约束机制。随着学校和学院两级管理体制改革的深入,学校的管理重心开始向学院转移,学院已经成为党委权力、行政权力、学术权力等各种权力的聚集地。加强对高校的权力制约和监督已成为一项紧迫而重要的任务。学校和各职能部门要深入研究,将分权与监督紧密结合,将激发活力与制度约束紧密结合,提前介入,加强监督,积极探索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进一步完善高校党政联席会议、二级教师代表大会、学术委员会、教授委员会和“三代”学生制度,明确基本职责、基本权力和相互监督制约机制

建立明确的评估机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调查研究是规划的基础,是完成事情的途径”,“凭经验办事,打脑袋决策”不适应新时代、新目标的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冷静下来,多做调查研究,学习校史、大学史和专业学科发展史,研究高校和学科发展的特点和现状,正确、彻底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一丝不苟、实事求是地推进各项工作。加快干部制度改革,实现干部队伍和干部岗位的平行,通过干部“双升平”和“双向任用”拓宽干部晋升渠道,鼓励年轻干部积极创业。要完善和落实领导干部上下浮动机制,引导干部充分流动,从上到下淘汰精英,从下而上淘汰平庸,从下而上淘汰劣等。进一步强化分类评估机制,让有能力的人和实干家有动力、有舞台,平庸的人和观望的人没有市场。

总之,大学治理与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密切相关。它既具有社会性,又具有时代性,有其自身的特殊性。我们要紧紧围绕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着眼于长远和超前的规划。我们应该把大学治理制度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放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中,放在国家高质量发展和民族复兴中,放在服务区域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放在国际高等教育发展的大格局中。我们要用创新的理念和措施推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创新和发展,为加快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注入新的活力。

[作家袁占亭:兰州大学党委书记]回到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