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蓝色引擎强劲发力——专访国家海洋局局长王宏_吾谷网

来源:www.onolishn.com 点击:1828

《海洋经济》有五大亮点

记者: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洋经济发展如何?

王红:“十二五”以来,面对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发展环境,中国海洋经济总体保持稳定运行,产业结构进入深度调整的新阶段,为加快东部沿海地区发展潜力奠定了基础。具体概括为“五个新”:海洋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目前,中国海洋经济已经先于国民经济进入新常态。“十二五”前四年,海洋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呈逐年下降趋势,海洋经济基本实现软着陆。海洋经济进入“新常态”意味着海洋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和海洋经济发展方式的加速转变。

海洋产业重组呈现“新亮点”。海洋经济的发展正从规模和速度向质量和效益转变。传统海洋产业加快转型升级。新兴海洋产业保持快速发展。海洋服务业增长势头显着。增长率明显高于传统的海洋产业、游船、游艇和其他旅游形式。海洋金融服务业迅速起步。

海洋经济布局拓展“新空间”。海洋经济已经成为沿海地区发展战略的新支撑。自2011年以来,国务院先后批准了山东、浙江、广东、福建、天津五省市的发展规划,先后批准了浙江舟山群岛新区等六个以海洋经济为主题的国家级新区建设。2012年,海南省三沙市获准成立,海洋经济分布正从沿海向岛屿和远海扩展。海洋经济已成为沿海地区经济的新增长点,引领和辐射着整个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实施,为中国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开辟了新的空间。

海洋产业科技创新取得“新成果”。“十二五”期间,“科技兴海”战略得到深入实施。国家有关部门先后建立了8个国家海洋高新技术产业基地、6个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区域示范、7个国家海洋科技产业示范基地和3个工程技术中心。海洋产业的技术创新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如深度3000米的第六代半潜式钻井平台、深水铺管起重机等深海油气勘探开发设备的设计和建造;兆瓦级非并网风力发电海水淡化系统技术研发取得突破。海水淡化设备的国产化率已从40%提高到85%左右。

海洋经济“走出去”到“新的水平”。过去十年,中国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贸易额年均增长18.2%,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20%。中国企业对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从2.4亿美元增加到92.7亿美元,年均增长44%。

关键领域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

记者:当前中国海洋经济发展有哪些新的亮点,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王红:“十二五”期间的新亮点是:中国海上油气勘探开发进一步向深海扩展,水深从300米到3000米不等;海洋渔业中的养殖和捕捞比例出现了新的变化,养殖与捕捞的比例从2010年的44.8: 55.2增加到2014年的41.4: 58.6。海运行业自主研发能力不断提高,高端船舶和特种船舶新订单增加。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一些国王的改革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坚持创新发展,使创新成为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海洋局将积极创新海洋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加大多元化资本对海洋经济的支持力度,完善海洋资源市场配置机制和海洋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以制度红利推动海洋经济快速发展。同时,积极推进“海洋互联网”、“海洋大数据”等发展模式创新。积极引导传统海洋产业探索智能生产、绿色生产、智能销售和服务等新模式。积极推进海洋产业技术创新,建设一批产业技术创新平台和国家级重点海洋实验室,提高海洋产业高技术水平和产业化能力,构建适应需求的高水平海洋高技术产业体系。

坚持协调发展,规划加强海洋经济。注重海陆统筹发展;做好区域协调发展,协调沿海地区海洋产业布局,避免区域间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引导和促进海洋产业分工合作。做好产业一体化发展,建设海洋经济园区,促进海洋产业集聚和一体化发展,推动传统海洋产业转型升级,延伸高端产业链,加快对新兴海洋产业的支持,大力发展海洋服务业,推动海洋产业向中高端迈进。

坚持绿色发展,努力平衡海洋经济发展与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坚持生态系统为基础、海陆统筹的原则,利用海洋生态文明建设推动海洋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优化,实现海洋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相互促进和推进。同时,推进海洋开发由资源消耗向循环利用转变,协调沿海地区和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实施“蓝湾”综合治理和“银滩”海滩修复等重大项目,实现海洋经济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

坚持开放发展,通过海洋经济合作,促进建立政治互信、经济一体化和文化宽容的战略伙伴关系。主动引导“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研究支持涉海企业“走出去”和海洋产业合作的政策措施。推动建立若干双边或多边海洋产业园区或示范基地,建立多国产业链,提高国内海洋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比重;我们还将努力促进海洋互联互通,有效地将中国与沿海国家的地理邻近转化为务实合作和可持续发展优势。

坚持共同发展,增强海洋经济的社会预期、导向能力和服务能力。海洋局将努力调整海洋经济发展方式,把海洋资源从生产要素转化为消费要素。建立海洋经济运行监测、评价和调查制度,严格控制围垦规模和开发时机,优化海洋资源配置和利用,积极推进海域使用权抵押和质押及拍卖制度,推进海洋资源非市场价值核算制度和海洋生态环境补偿制度建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