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浙江:土地入股,还在路上

来源:www.onolishn.com 点击:1271

最近,调查组发现,一些地方的农民已经开始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投资农业产业化发展。例如,2009年,香山县西溪塘村138户农户入股309亩承包土地,形成土地股份合作社西溪塘四季果园果蔬合作社。去年,成为股东的成员每股收入1800元,高于当地约1000元/亩的土地流转费。在与合作社主任讨论和阅读合作社原始材料期间,调查组特别注意这四个问题。

一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定价。该合作社的股份持有合同显示每亩土地有3.2万元的折扣。但是,这种定价只是为了满足合作社工商登记明确资本金的要求,并不能反映土地市场价格。用当地干部的话来说,“任何折扣都可以,大约一万元,大约二万元,只要登记就行。”成员持有的股份数量是基于他们拥有的自然亩数,每股一亩,这与土地的位置和肥力无关,不需要雇用第三方来评估土地价格。根据我们调查的其他案例,农民普遍接受“每亩一股”的无现金经营方式。

第二是提取公共资金。当地农业干部一再建议合作社建立公共资金提取制度,防止台风等自然灾害影响合作社的正常发展。然而,合作社尚未从利润中提取风险准备金和节约储金,而是全部以股份形式分配。董事会还打算留出一笔风险准备金。然而,为了让会员获得更高的回报,一方面,他们保持了成为股东的热情,另一方面,他们敦促每个人尽快致富。直到那时,他们才留出一笔风险准备金。

第三,利润分配和风险分担。根据股份持有合同的规定,每亩土地保证每年最低收入600元,第二次分红以股份形式支付。这实际上是一种“保证租金和第二次红利”的形式,它实际上降低了成为股东的风险,保护了农民的基本收入。不管运作有多有效,会员每亩可获得600元的收入,可以说是旱涝保收,基本上不冒险。合作社主任孙根发表示,如果没有保证,村民们就不敢购买股票。大多数普通农民只关注他们的收入,不愿意冒险。“事实上,这里没有风险分担,只有利润分享,”镇上的干部叹息道。虽然农民已经购买了土地的股份,但股东的意识尚未建立。在我们真正分享风险和利润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四,合作社领导人的问题。合作社主席孙根发已经当了46年村干部,有着带领村民致富的强烈责任感。当地干部说,如果他们是其他人,他们就不可能成为如此大的合作社,也不会向人民分配如此多的利润。在调查中,我们还发现大多数普通成员不关心或参与合作社的具体生产经营。在没有强有力的监督和约束的情况下,合作社可以瓜分所有利润,这与主席作为老党员和老支部书记的勇气和责任感有很大关系。如何规范土地股份合作制,形成长期稳定的利润分配机制,而不是依靠领导者的自我约束,仍然需要深入研究和实践探索。

调查组认为,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尚处于探索的初级阶段,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解决。一方面,我们应该鼓励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同时尊重农民的意愿。另一方面,在系统设计中,应尽快明确一些基本原则,具体操作细节可在合作社内部协商解决。

(为吉做出贡献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