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体制改革成钢铁业走出困境的希望

来源:www.onolishn.com 点击:1843

早在六年前,由于强劲的市场需求和丰厚的利润,中国钢铁业掀起了疯狂的炼钢热潮。当时,韩敬远为控制华东地区,以33,354名第二大股东“钢铁公主”为争夺华东地区的股东,进行了激烈的股权争夺战。当时,韩敬远想不到。五六年后,他竭尽全力进行反击,并在钢铁领域赚了很多钱。他希望在中国东方航空工作,努力调整产品结构,以提高公司在行业低潮中生存的能力,以及如何向非钢铁行业转型。

从华北到华东,从华中,华南到西南,钢铁行业的盈余无处不在,钢铁行业整体低迷,整个行业集体宣布亏损和减产。国际金融危机,钢铁需求和价格下跌,市场过度透支,资源和资源的经济快速增长以及地方政府对GDP的盲目追求,都是造成钢铁产能严重过剩和政治因素的原因。非盈利驱动的工业周期加剧了这种过剩现象。

当整个中国陷入由钢铁等高污染行业造成的烟雾时,钢铁公司迷失了“更多的损失和更多的产量”的烟雾。尽快调整产业结构,进行体制改革的弊端,已成为钢铁行业摆脱困境的唯一希望。

奋斗一天

2013年底,整个钢铁行业仍在苦苦挣扎,但仍然有一些领先的钢铁公司和特色钢铁企业在苦苦挣扎一天。

韩敬远从1992年开始在河北省经营一家私营钢厂,名为锦西钢铁。经过21年的发展,这家县级的小型铁厂年产14万吨生铁现已成为年产1100万吨钢材。这家大型钢铁公司于2004年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该上市公司被称为中国东方。自2012年以来,钢铁行业已进入寒冷的冬季。尽管锦西钢铁依靠股东米塔尔的支持,但依靠H型钢生产线来维持盈利。然而,钢铁市场的巨大风险迫使韩敬远竭尽全力计划非钢铁工业的转型。

2007年对于中国东方来说是很多钱的好年头。这家以钢铁为基础的上市公司从当时蓬勃发展的钢铁市场中受益,并成为盈利的卷烟。韩汉元和两名股东陈宁宁带头控制了股权。韩敬远最终战胜了这场遭遇,代价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公司33,354印度安赛乐米塔尔钢铁公司(以下简称米塔尔)斥资约50亿港元收购了陈宁宁手中的28.02%的股份,韩敬远和米塔尔同意将韩敬远在中国东方的股份转让给米塔尔,从而将米塔尔的股份增加到73.13%,并成为中国东方。最大的股东。在商务部未批准该申请后,米塔尔控股协议自动失效,但仍是中国东方航空的重要股东,而中国东方航空则持有锦西钢铁97.6%的股份,而米塔尔则间接持有H型钢联合该合资企业三田与东航签署了H型钢技术转让协议,以帮助他们在中国建立大型H型钢基地。

当年的股权置换技术挽救了锦西钢铁。据记者了解,当市场良好时,H型钢可能不是最赚钱的产品,但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由于其附加价值很高,但它已成为利润的主要支撑点。河北的几家民营钢铁企业已经破产或被合并,但锦西钢铁幸存了H型钢。

但是,未来钢铁市场的低迷使韩敬远仍然感到担忧。他于2012年开始建立非钢铁行业,并计划发展八个行业,包括钢铁,设备制造,节能环保,金融租赁,材料回收,国际贸易和文化产业。 “十二五规划中非钢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占集团的50%以上。”韩敬远说。

面对微薄的利润状况,国内钢铁行业的领导者宝钢股份公司已经提前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出售不锈钢和特殊钢业务,永久关闭。罗井地区相关生产线的建设和资金投入。湛江钢铁新项目。包文刚董事长何文博说,宝钢未来将专注于碳钢扁钢生产,在绿色制造,绿色产品和绿色产业上将取得丰硕成果。差异化的产品策略是宝钢生存的法宝。

另一家大型钢铁公司沙钢作为该国最大的私营钢铁公司,也依靠其沙钢股份走上了多元化的投资道路。沙钢正在筹建投资超过300亿元的乾隆物流园。沙钢负责人沉文荣计划将其建设成为全球最大的钢铁物流中心,并在五年内重建沙钢。最近,沙钢已通过董事会审核。该公司计划投资超过1亿元人民币,从大股东手中收购一家小型贷款公司30%的股份。

但是大多数“钢铁侠”只能悲惨。根据最新的公共财务报告数据,在33家上市钢铁公司中,有11家在前三个季度报告了亏损,而其他11家公司的业绩增长主要是通过资产出售,政策补贴和设备折旧调整。

要保存的内容

发展非钢铁行业当然可以挽救一些钢铁公司,但是多元化是一把双刃剑,新的利润点可能成为新的出血点。如何挽救近十亿吨的产能过剩,如何将利润率降低到仅0.43元/吨的钢铁行业,是考验政府的一大难题。

根据计算,2009年中国钢铁产能约为7亿吨。到2013年,这一数字已增至9.76亿吨。今年上半年,每吨钢的利润仅为0.43元,比卖白菜要好。

在担忧中,不应低估外部麻烦。自2013年以来,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浪潮接come而至。

根据初步统计,2012年,中国对欧洲的产品出口约为9153万美元。在今年第一季度,钢铁行业遭受了10多个国际贸易调查案件,涉及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马来西亚和泰国。印度等国家。 3月15日,欧盟对中国出口到欧洲的有机涂层钢的“双反”案做出了最终裁定。最终的惩罚性反倾销税为0-26.1%,反补贴税为13.7%44.7%。鞍钢,武钢,山东钢铁(库存)等。

随之而来的环境成本对于那些黯淡的钢铁公司来说将变得难以承受。据统计,生产一吨钢用于污染治理的成本为100元。按照我国钢铁工业7.2亿吨的年产计算,每年的环保投资将达720亿元。

为了拯救“钢铁侠”,国务院今年已发布了一系列文件,以解决产能过剩和节约能源的问题。其中,作为产能过剩的主要污染源,钢铁行业将在未来五年压缩8000万吨,即超过总产能的1/10。

但这是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主要原因,但经济根源可追溯到市场,环境和资源,以换取经济的快速增长,而地方政府对GDP的盲目追求是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主要原因。长期以来,产能过剩一直是政府和行业之间的共识。但是,钢铁公司通常是该地区最大的工业企业,它们不仅为当地庞大的GDP做出了贡献,而且还贡献了大量的税收和就业机会。在政治成就的“ GDP优先”概念下,地方政府强烈希望扩大和加强钢铁工业,并让钢铁工业一路走到“过去的更多治理”周期。

回顾过去,钢铁业已达到“生死攸关”的境界,调整产业结构,尽快进行体制改革的弊端已成为钢铁业摆脱困境的唯一希望。阴霾。

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专家的建议,主要钢铁省份应将钢铁行业的结构调整目标纳入下级党委和政府的绩效考核体系,并加强评估和监督。分割一批产能过剩的产品,将一批产品转移到海外,合并和重组一批产品,淘汰一批产品,然后从广泛的速度型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集约型高质量增长模式。钢铁生产能力见底,节能减排有效的日子,是钢铁工业恢复活力的时候。

但是,地方政府现在应该审查多年来盲目追求增长和过度干预经济活动的政府行动。

在谈到外部担忧时,韩晶媛不得不在心里大笑。这轮中国的钢铁贸易行动被指控在诸如安赛乐米塔尔和蒂森克虏伯这样的欧盟钢铁巨头的手中。

由于与米塔尔的合作关系,锦西钢铁的连续H型钢已出口到日本,韩国和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出口量已连续四年居全国首位。

米塔尔最近将钢板桩技术转让给了锦西钢铁。由于生产工艺复杂和技术要求高,在中国热轧钢板桩的生产仍然是空白,国际上只有ArcelorMile。塔尔(Tal),韩国的INI和日本的新日铁(Nippon Steel)等几家着名的钢厂都可以生产,但这些公司已申请了专利并禁止了该技术。

积极与国际钢铁公司(International Steel Corporation)联手“走出去”也是避免高风险贸易摩擦事件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