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山东人金三角玩直播,枪口顶脑袋也淡定:“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

来源:www.onolishn.com 点击:1529

  车窗外的两个老挝民兵把枪口对准了他,“咔嚓咔嚓”——连续的子弹上膛声,陶子实在太熟悉了。一旁的年轻向导死死抓着方向盘,随时准备将油门踩到底冲过去。

  陶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把车熄火。”

  只要他们敢轻举妄动,老挝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这里是东南亚的“金三角”,鲁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在东南亚的深山丛林中混迹了将近6年,对陶子而言,出生入死几乎是家常便饭。从尼泊尔丛林深处的蚂蟥沟到世界第七高峰魔鬼峰,从危机四伏的边境线到枪林弹雨的“金三角”,他的足迹遍布整个南亚、东南亚。

  e49bceceeb963ecbc73205614496cc10.jpg

  他有很多身份,国际救援队员、探险家、旅游公司地接、野生药材商……当然,他还是一个淘宝店主。

  死过一次的人

  在尼泊尔、缅甸或者老挝,朋友们都习惯喊他一声“陶子哥”或者“山东陶”,他姓陶,名君伟,山东潍坊人。

  fc0ee95bee89f4beefe3b93ab4a58688.jpg

命。

  手术动了一个半月,他在医院躺了整整一年。

  父母跟他说,都这样了,就不要再出远门了,在家里开个修车铺或者搞个小卖部,老老实实过日子得了。

  陶子不愿意,男儿志在四方。他撒了个谎,说自己去了一家工程公司上班,被外派到国外,这才顺利办出了护照。出发前,老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记住,你是中国人,出去不要丢中国人的脸。

  2014年春节过后,陶子背着行囊,坐上了去西藏的火车,“那时候,根本没想好要去哪里。”

  他在拉萨休养了一段时间,猛然发现自己口袋里的盘缠已经不到一千元了,他第一次为未来担忧。这个时候,正好有一群人准备去邻国尼泊尔看看,陶子便加入了这支出国“淘金”的队伍,从樟木口岸出境。

  在尼泊尔,“除了违法犯罪的不做,只要能赚钱的,什么都做”,他幸运地踩到了在当地做生意的“风口”。

  他跟一个名叫桑布的夏尔巴人、一个名叫皮特的尼泊尔人一起合伙做旅游地接,第一个接到的广东团,尼泊尔不丹行,一趟下来三人平分利润,每人还能分到一万三千元,“一般情况下,每天都能赚大几千,那时候钱特别好赚。”

  他还做起了代购。卖尼泊尔的菩提子,国际物流实在太慢,他干脆雇了一个夏尔巴人帮他背货,从樟木口岸背进国去,“正规报关很便宜,税率几块钱一公斤,一年下来赚二十多万。”

  神秘人“雪狼”和他的国际救援队

  如果说2012年的车祸,让陶君伟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那么在尼泊尔遇到那位外号“雪狼”的神秘人物,则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了逐渐清晰的认识。

  从陶子对“雪狼”谨慎的描述中,我们大致勾勒了这个神秘人物的轮廓:中国人,退役军人,曾经带领一支12人小分队上过战场,最终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如今是一支名叫“蓝豹”的中国救援队的领袖,活跃在东南亚。

  567689593afee38e3b6ea445e74f2fb4.jpg

  陶子和“雪狼”志同道合,都喜欢往深山里钻。后者是长久野外生存养成的习惯,而前者则是觉得“大山真好,可以去寻宝。”

  由此,陶子便被“雪狼”吸收进了自己的救援队伍。因为是队伍的头儿,大家更习惯喊自己的队长叫“狼头儿”。

  那一年,一个名叫曲阳的中国年轻人在漂流中失踪。

  尼泊尔就在喜马拉雅山脉脚下,境内的河流全都是冰川融水,冰冷刺骨,异常湍急。“狼头儿”和陶君伟一起前往配合当地的搜救工作,但搜救方向产生了分歧,当地救援队认为应该去下游找,“狼头儿”的判断是,应该在出事地附近重点搜查,“极有可能是卡在某个石头底下”。

  当地救援队坚持己见,但对方没人敢下水,“河流的漂流危险指数是四极,五级是最危险的等级。”陶子冒着生命危险漂了两天,他用“惊心动魄”来形容那次搜救,但下游并没找到失踪人员踪迹,“最终,果然是在离出事地不到两百米的一个回流深处找到的。”

  87bcf1964913a5b2ff77573eb069428a.jpg

  尼泊尔大地震的中国身影

  2015年4月25日,看起来十分寻常的日子。

  刚发完一批货的陶君伟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正在飞速地往正午12点转,他随口跟两个当地的合伙人说,我们12点去吃饭吧。

  到了11点56分,地动山摇,尼泊尔大地震。房子脆弱得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崩塌,人们哭喊着四处乱窜,窗外的天空泛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深紫色,当陶君伟扭头寻找自己的合伙人时,发现两人竟然肩并肩坐在地上,念经祈祷。

  脱险之后,陶子立刻和“雪狼”进驻救援现场。他们成了尼泊尔大地震中第一支赶赴救援的中国搜救队。

  c57d3e47f7b3994d6ef73791cff50ad1.jpg

  尼泊尔在大灾大难中的表现一团糟,在受灾重镇博卡拉,当地一支三十多人的连队参与救援,“但他们的人都坐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倒是陶子所在的中国“蓝豹”救援队,当时赶来的一共才三个成员,但却坚持挖了三天三夜。

  中途三人离开现场去拿红外探测仪,当地百姓还以为他们要撤离,竟然请求他们不要走,“你们走了我们就没有希望了。”

  当72小时期限已到,却没能救出一个幸存者,三个大男人在废墟上抱头痛哭。

  有一个当地的朋友一直打电话、发短信给他,对方的房子塌了,父亲被压在底下,没人愿意帮他去救人,陶子赶到时,看到“广场上都是死人”。

  最终,陶子还是没能把人救出来,临走时,对方身无分文,陶子把身上仅有的三万元尼泊尔钱币都留给了他,相当于当地一年的收入。

  几年后,当他再次回到那里时,看到朋友新房已经建起来,生活也重新回到了正轨。对方跟他说:“陶,只要你来尼泊尔,这个房子就是你的,永远给你留着。”

  经过大地震,当地人开始称呼他为“陶子哥”,“大家都认我,在博卡拉,我的名字可以直接签单。后来我去收购一些药材商品,很多老人都愿意为我行方便,能拿到很好的价格。”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国在地震中展示的人道主义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救援车上贴着五星红旗,当地人都给我们让路,进了加油站,工作人员大声喊,让中国人先加。”

  他的枪口顶到了我的额头,还上了膛

  大地震让尼泊尔陷入了空前的困境,也将陶子几年积累下来的事业重新清零。

  他离开了尼泊尔,决定去“金三角”闯荡一番,当地朋友告诉他,原始丛林中能找到大量野生灵芝、石斛,以及更多珍贵的天然药材,前提是你必须面临随时都会降临的枪林弹雨。

  到了当地,有国内的合作伙伴跟他预定了5吨野生蜂蜜。他辗转找到金三角附近的一个老挝村庄,那里拥有非常丰富的野生蜂蜜。前期沟通中,村长同意将蜂蜜卖给他们,但是等他们到了村里后,对方又反悔了。

  陶子虽然心中不爽,但也清楚绝对不能跟当地人起冲突,“我说不卖也行,我们拍点视频资料吧。”对方同意了。

  于是他们自己穿防护服,沿着悬崖下绳索,准备拍视频,结果民兵带着枪过来了,村长又反悔了。

  一看苗头不对,陶子马上喊了向导和翻译,上车就走,“出村时,路上有一截木头,我们直接就压过去了,谁知那木头居然是民兵设的路障,我们刚过去,就冲出来两个民兵,把我们拦了下来,手里的半自动步枪上膛了,枪口顶到了我的脑袋上。”

  他们被告知违反了规定,私自进入保护区,其中一个民兵自称是县里的办公室主任,“冒充的”,陶子说。

  他们被带到村里的蜂房,几个长老们都来了,开口就要钱,要6000元人民币,“顶成年人一年的工资,敲诈。”

  最后,他们把价码谈到一千块钱,开车走人。

  在“金三角”的小窝棚里开直播

  陶君伟3年前就注册了淘宝店,但因为常年在深山里寻找野生药材,一进山手机就没信号,有人留言,通常要隔了好久才看到,等他再回复,买家都不搭理他了。所以淘宝店一直不温不火。

  一天,有个买家问他,有人在快手上、在映客上直播进山采药,播得那么假为什么还能赚钱?

  这意外得点到了他的痛处。“干我们这行的,吃吃不好,住住不好,还容易被当地人坑,看到收购价,有时候我们看了心里也难受,我们一公斤勉强赚十块八块,他们一转手好几百就赚到了。”

  “缅甸的蜂蜜70块钱一斤收来,我只能卖80,他们觉得你在源头,收购价肯定便宜,不可能给你高价。”

  眼看着生意越来越难做,陶子想试试淘宝直播。

  其实,2017年在尼泊尔的全球购买手大瑶,就通过淘宝直播,把尼泊尔当地的传统围巾和工艺品卖往中国。

  陶子对大瑶并不陌生,他甚至比大瑶更早考虑过淘宝直播,最后放弃的原因,依然还是信号问题。

  他主打的蜂蜜,灵芝,石斛,金线莲,土党参,野山参,野重楼,野三七,都是需要进山的,“直播不现实。”

  ff5c85f1b0fa3726a0de64bade217778.jpg

  过去两年,他始终执拗于这一点,直到一次纯属玩票的直播。

  陶子在“金三角”物色到一大片凤梨的种植园,品质非常好,此前他在淘宝上只卖一些药食同源的山货,这次他想试着卖一卖凤梨,而且用直播卖,“看看淘宝直播究竟是不是真的那么神。”

  fcc4a3d18041b0940fd9d25b74301062.jpg

  他把直播间开在一个牛场的窝棚里,黑漆漆的,屋子里只挂着一个灯泡,他要额外准备一个手电筒,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停电。

  粉丝们调侃他的直播间是淘宝最黑直播间,每天大家聊得最火的话题就是猜当天会不会停电,陶子说,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粉丝来看,两个月已经涨了8000粉丝,凤梨上架就抢光,大部分时间,粉丝们都在听他闲扯,而他从来不露脸。

  他说,以前在尼泊尔做电商,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喝茶喝咖啡聊天吹牛,有空拍两张图,买家就下单了,后来图片不行了,得拍视频给买家,他们才相信你是真的,“现在都要直播才信了。”

  这一年来,陶子陆陆续续拉了150多个在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淘宝卖家加入直播,他想把大家组织起来,做一个直播基地,只要规模效应起来,定价有话语权,就不会受制于人。

  “在外打拼,一定不能丢中国人的脸。”父亲的话,他一直记着。

  受访店铺:丛林小队长的小丛林

  车窗外的两个老挝民兵把枪口对准了他,“咔嚓咔嚓”——连续的子弹上膛声,陶子实在太熟悉了。一旁的年轻向导死死抓着方向盘,随时准备将油门踩到底冲过去。

  陶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把车熄火。”

  只要他们敢轻举妄动,老挝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这里是东南亚的“金三角”,鲁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在东南亚的深山丛林中混迹了将近6年,对陶子而言,出生入死几乎是家常便饭。从尼泊尔丛林深处的蚂蟥沟到世界第七高峰魔鬼峰,从危机四伏的边境线到枪林弹雨的“金三角”,他的足迹遍布整个南亚、东南亚。

  e49bceceeb963ecbc73205614496cc10.jpg

  他有很多身份,国际救援队员、探险家、旅游公司地接、野生药材商……当然,他还是一个淘宝店主。

  死过一次的人

  在尼泊尔、缅甸或者老挝,朋友们都习惯喊他一声“陶子哥”或者“山东陶”,他姓陶,名君伟,山东潍坊人。

  fc0ee95bee89f4beefe3b93ab4a58688.jpg

命。

  手术动了一个半月,他在医院躺了整整一年。

  父母跟他说,都这样了,就不要再出远门了,在家里开个修车铺或者搞个小卖部,老老实实过日子得了。

  陶子不愿意,男儿志在四方。他撒了个谎,说自己去了一家工程公司上班,被外派到国外,这才顺利办出了护照。出发前,老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说,记住,你是中国人,出去不要丢中国人的脸。

  2014年春节过后,陶子背着行囊,坐上了去西藏的火车,“那时候,根本没想好要去哪里。”

  他在拉萨休养了一段时间,猛然发现自己口袋里的盘缠已经不到一千元了,他第一次为未来担忧。这个时候,正好有一群人准备去邻国尼泊尔看看,陶子便加入了这支出国“淘金”的队伍,从樟木口岸出境。

  在尼泊尔,“除了违法犯罪的不做,只要能赚钱的,什么都做”,他幸运地踩到了在当地做生意的“风口”。

  他跟一个名叫桑布的夏尔巴人、一个名叫皮特的尼泊尔人一起合伙做旅游地接,第一个接到的广东团,尼泊尔不丹行,一趟下来三人平分利润,每人还能分到一万三千元,“一般情况下,每天都能赚大几千,那时候钱特别好赚。”

  他还做起了代购。卖尼泊尔的菩提子,国际物流实在太慢,他干脆雇了一个夏尔巴人帮他背货,从樟木口岸背进国去,“正规报关很便宜,税率几块钱一公斤,一年下来赚二十多万。”

  神秘人“雪狼”和他的国际救援队

  如果说2012年的车祸,让陶君伟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那么在尼泊尔遇到那位外号“雪狼”的神秘人物,则让他对自己的未来有了逐渐清晰的认识。

  从陶子对“雪狼”谨慎的描述中,我们大致勾勒了这个神秘人物的轮廓:中国人,退役军人,曾经带领一支12人小分队上过战场,最终只有他一个人回来,如今是一支名叫“蓝豹”的中国救援队的领袖,活跃在东南亚。

  567689593afee38e3b6ea445e74f2fb4.jpg

  陶子和“雪狼”志同道合,都喜欢往深山里钻。后者是长久野外生存养成的习惯,而前者则是觉得“大山真好,可以去寻宝。”

  由此,陶子便被“雪狼”吸收进了自己的救援队伍。因为是队伍的头儿,大家更习惯喊自己的队长叫“狼头儿”。

  那一年,一个名叫曲阳的中国年轻人在漂流中失踪。

  尼泊尔就在喜马拉雅山脉脚下,境内的河流全都是冰川融水,冰冷刺骨,异常湍急。“狼头儿”和陶君伟一起前往配合当地的搜救工作,但搜救方向产生了分歧,当地救援队认为应该去下游找,“狼头儿”的判断是,应该在出事地附近重点搜查,“极有可能是卡在某个石头底下”。

  当地救援队坚持己见,但对方没人敢下水,“河流的漂流危险指数是四极,五级是最危险的等级。”陶子冒着生命危险漂了两天,他用“惊心动魄”来形容那次搜救,但下游并没找到失踪人员踪迹,“最终,果然是在离出事地不到两百米的一个回流深处找到的。”

  87bcf1964913a5b2ff77573eb069428a.jpg

  尼泊尔大地震的中国身影

  2015年4月25日,看起来十分寻常的日子。

  刚发完一批货的陶君伟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正在飞速地往正午12点转,他随口跟两个当地的合伙人说,我们12点去吃饭吧。

  到了11点56分,地动山摇,尼泊尔大地震。房子脆弱得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崩塌,人们哭喊着四处乱窜,窗外的天空泛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深紫色,当陶君伟扭头寻找自己的合伙人时,发现两人竟然肩并肩坐在地上,念经祈祷。

  脱险之后,陶子立刻和“雪狼”进驻救援现场。他们成了尼泊尔大地震中第一支赶赴救援的中国搜救队。

  c57d3e47f7b3994d6ef73791cff50ad1.jpg

  尼泊尔在大灾大难中的表现一团糟,在受灾重镇博卡拉,当地一支三十多人的连队参与救援,“但他们的人都坐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倒是陶子所在的中国“蓝豹”救援队,当时赶来的一共才三个成员,但却坚持挖了三天三夜。

  中途三人离开现场去拿红外探测仪,当地百姓还以为他们要撤离,竟然请求他们不要走,“你们走了我们就没有希望了。”

  当72小时期限已到,却没能救出一个幸存者,三个大男人在废墟上抱头痛哭。

  有一个当地的朋友一直打电话、发短信给他,对方的房子塌了,父亲被压在底下,没人愿意帮他去救人,陶子赶到时,看到“广场上都是死人”。

  最终,陶子还是没能把人救出来,临走时,对方身无分文,陶子把身上仅有的三万元尼泊尔钱币都留给了他,相当于当地一年的收入。

  几年后,当他再次回到那里时,看到朋友新房已经建起来,生活也重新回到了正轨。对方跟他说:“陶,只要你来尼泊尔,这个房子就是你的,永远给你留着。”

  经过大地震,当地人开始称呼他为“陶子哥”,“大家都认我,在博卡拉,我的名字可以直接签单。后来我去收购一些药材商品,很多老人都愿意为我行方便,能拿到很好的价格。”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国在地震中展示的人道主义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救援车上贴着五星红旗,当地人都给我们让路,进了加油站,工作人员大声喊,让中国人先加。”

  他的枪口顶到了我的额头,还上了膛

  大地震让尼泊尔陷入了空前的困境,也将陶子几年积累下来的事业重新清零。

  他离开了尼泊尔,决定去“金三角”闯荡一番,当地朋友告诉他,原始丛林中能找到大量野生灵芝、石斛,以及更多珍贵的天然药材,前提是你必须面临随时都会降临的枪林弹雨。

  到了当地,有国内的合作伙伴跟他预定了5吨野生蜂蜜。他辗转找到金三角附近的一个老挝村庄,那里拥有非常丰富的野生蜂蜜。前期沟通中,村长同意将蜂蜜卖给他们,但是等他们到了村里后,对方又反悔了。

  陶子虽然心中不爽,但也清楚绝对不能跟当地人起冲突,“我说不卖也行,我们拍点视频资料吧。”对方同意了。

  于是他们自己穿防护服,沿着悬崖下绳索,准备拍视频,结果民兵带着枪过来了,村长又反悔了。

  一看苗头不对,陶子马上喊了向导和翻译,上车就走,“出村时,路上有一截木头,我们直接就压过去了,谁知那木头居然是民兵设的路障,我们刚过去,就冲出来两个民兵,把我们拦了下来,手里的半自动步枪上膛了,枪口顶到了我的脑袋上。”

  他们被告知违反了规定,私自进入保护区,其中一个民兵自称是县里的办公室主任,“冒充的”,陶子说。

  他们被带到村里的蜂房,几个长老们都来了,开口就要钱,要6000元人民币,“顶成年人一年的工资,敲诈。”

  最后,他们把价码谈到一千块钱,开车走人。

  在“金三角”的小窝棚里开直播

  陶君伟3年前就注册了淘宝店,但因为常年在深山里寻找野生药材,一进山手机就没信号,有人留言,通常要隔了好久才看到,等他再回复,买家都不搭理他了。所以淘宝店一直不温不火。

  一天,有个买家问他,有人在快手上、在映客上直播进山采药,播得那么假为什么还能赚钱?

  这意外得点到了他的痛处。“干我们这行的,吃吃不好,住住不好,还容易被当地人坑,看到收购价,有时候我们看了心里也难受,我们一公斤勉强赚十块八块,他们一转手好几百就赚到了。”

  “缅甸的蜂蜜70块钱一斤收来,我只能卖80,他们觉得你在源头,收购价肯定便宜,不可能给你高价。”

  眼看着生意越来越难做,陶子想试试淘宝直播。

  其实,2017年在尼泊尔的全球购买手大瑶,就通过淘宝直播,把尼泊尔当地的传统围巾和工艺品卖往中国。

  陶子对大瑶并不陌生,他甚至比大瑶更早考虑过淘宝直播,最后放弃的原因,依然还是信号问题。

  他主打的蜂蜜,灵芝,石斛,金线莲,土党参,野山参,野重楼,野三七,都是需要进山的,“直播不现实。”

  ff5c85f1b0fa3726a0de64bade217778.jpg

  过去两年,他始终执拗于这一点,直到一次纯属玩票的直播。

  陶子在“金三角”物色到一大片凤梨的种植园,品质非常好,此前他在淘宝上只卖一些药食同源的山货,这次他想试着卖一卖凤梨,而且用直播卖,“看看淘宝直播究竟是不是真的那么神。”

  fcc4a3d18041b0940fd9d25b74301062.jpg

  他把直播间开在一个牛场的窝棚里,黑漆漆的,屋子里只挂着一个灯泡,他要额外准备一个手电筒,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停电。

  粉丝们调侃他的直播间是淘宝最黑直播间,每天大家聊得最火的话题就是猜当天会不会停电,陶子说,他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粉丝来看,两个月已经涨了8000粉丝,凤梨上架就抢光,大部分时间,粉丝们都在听他闲扯,而他从来不露脸。

  他说,以前在尼泊尔做电商,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喝茶喝咖啡聊天吹牛,有空拍两张图,买家就下单了,后来图片不行了,得拍视频给买家,他们才相信你是真的,“现在都要直播才信了。”

  这一年来,陶子陆陆续续拉了150多个在南亚、东南亚地区的淘宝卖家加入直播,他想把大家组织起来,做一个直播基地,只要规模效应起来,定价有话语权,就不会受制于人。

  “在外打拼,一定不能丢中国人的脸。”父亲的话,他一直记着。

  受访店铺:丛林小队长的小丛林

达到当天最大量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