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腾讯TOB京东TOC:互联网+医疗的“政策导向”

来源:www.onolishn.com 点击:677

“网络保健”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并最终发生了变化。

自201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健康中国2030战略》以来,主要卫生行业混合改革的制度驱动力开始显现。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议改革和升级远程医疗网络。国家卫生委员会和工业和信息化部也在密切合作,促进5G在医疗卫生领域的应用。

政策驱动的宏观背景是全社会的实际医疗需求:医疗资源供需失衡、人口老龄化、慢性病扩散等。回归改革是一个涉及多党利益格局的复杂问题。该系统包罗万象,覆盖面太广。最好是从人口相对较少的地区通过技术进行试点。2015年的NDRC 《关于同意在宁夏、云南等5省区开展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工作的通知》为相关工作的实践开辟了道路。

技术最终是为病人服务的。在当前的“网络医疗”产业链中,可以简单概括为“医疗”和“服药”。互联网行业也是第一个切入“药品电子商务”的细分市场,将药品送到门口。

那么,除了统计数据之外,你如何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评价这样一个新热点的发展呢?

1995年,格兰特发布了“热门技术周期成熟度曲线”,将一项技术的预期和成熟度阶段划分为五个周期。

创新触发:社会和资本高度兴奋,期待技术的前景;

第二阶段(影响力预期峰值):技术预期达到峰值后,开始逐渐下降,所有的圈子都回归理性;

第三阶段(解体低谷):跨越低谷期;

第四阶段(启蒙斜坡):技术的可用性确实已经逐渐进入成熟阶段;

生产力平台:进入生产力平原,开始在市场上得到有效、全面的应用;

Chart:格兰特对当前新兴技术在曲线上的成熟度的判断“互联网医学”,一条已经运行了近十年的赛道,当我们聚焦于“把药物送到门口”的场景时,我们不禁想知道它在哪里发展成了“格兰特曲线”?

1。将药物送到门口,电子处方流通就成了关键。

自2018年初推出《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以来,随着国家政策引导药品分离和处方外流,零售药店的市场份额逐渐增加。从长远来看,医院将药品外包给患者将逐渐成为主流,患者对药品网上零售也有很强的需求。

据内网统计,2019年全国药品零售市场将突破1.7万亿元,公共医疗终端(市县公立医院)67.4%,零售药店终端2.9%。

根据“智能相对论”,送货上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处方药的销售。在离线和在线药店的早期,处方药的管理处于相对混乱的状态。国家《关于开展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工作的通知》出台后,需要在社会药店购买处方药的患者变得更加困难。制药电子商务公司的头头,包括已经上市的111个集团,正感受到过河拆桥的损失。主要问题是处方药没有打开。

图:以常用处方药头孢拉定为例,电子商务基本上不提供购买服务。

处方采购行业的解决方案是推广电子处方,通常有三种形式。患者到医院就医后,将处方转移到最近的药房或在同一个城市分发,或者通过信息共享平台将处方转移到第三方药房服用或分发。最后,患者在网上医院药房通过远程查询和咨询开具电子处方后服药。

医院治疗后的处方转让目前主要取决于医院药房的托管形式。处方被转移到与医院合作但对自己的利润和损失负责的药房。医院的目的是解决p

通过以信息共享平台为载体实现处方的传递,该模式一般是在医生开具电子处方后,处方进入平台,当患者购买药品时,商家通过支付部分费用调用处方,然后向患者提供药品。这要求信息平台应具有权威性,并得到政府或权威机构的认可。山东淄博京东健康“处方流通信息平台”属于这一模式。

最后一种方法是摆脱医院的物理空间,通过远程诊断和治疗获得电子处方。远程诊断和治疗服务的提供者可以是公立医院、药店或自建的大型电子商务生态系统。后者可以通过自建医院或获取医院医疗资源提供处方和药品的远程诊疗服务。这意味着指向非公共医疗资源的路径。

归根结底,上述手段是主体可能产生的不同形式。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腾讯的微信智能医院提供了一个开放医院和药店平台服务的解决方案。

由于微信具有实名制和用户覆盖面广的优势,因此在支付、用户接受和信息安全方面具有很大优势。

在处方流通方面,微信智能医院采用区块链解决方案实现处方共享。诊疗过程完成后,如果患者使用处方从第三方购买药物,关联的处方可以实现处方和处方使用者流通后的整体追踪和监控。目前,“院外处方流通”操作试点已在柳州工人医院进行。

从目前的电子处方流通模式来看,它们都没有成为主流。即使在目前的药品零差价制度下,医院目前的药品购销模式仍然具有增值效益,这也意味着医院很难积极参与处方流通改革。

没有医院,电子处方的流通就不可能完全实现,也不可能改变现有的药品销售模式。原因是中国的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三级和二级医院。

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处方流通利益分配方式无法明确探索,自建医院模式在很大程度上相当于社会医疗资源的开发,是最有可能突破的途径。

2。远程诊断和治疗:不能绕过公共医疗资源。

远程诊断和治疗的直接效果是减轻公立医院的负担,减少患者投入的时间成本,优化医患关系。

一般来说,行业公认远程诊断有四个阶段:

?远程诊疗的第一阶段:信息服务、病历存储、数据云;

?远程诊断和治疗的第二阶段:咨询服务,医生或顾问向病人提供咨询和咨询服务,而不开处方或直接负责病人疾病的治疗;

?远程诊疗的第三阶段:诊疗服务,为患者提供在线诊疗电子处方;

?远程诊断和治疗的最终阶段:智能可穿戴设备、远程诊断和治疗、健康管理、药物分布医学研究、患者数据收集和彻底的医学智能;

远程诊断和治疗也有两种形式。一个是网络医院,它使用公立医院作为网络的主体。患者可以在药店或基层医疗机构享受高质量的医疗资源。

一是独立于现有医院系统的互联网医院,即上述自建医院。在网上医院,服务提供商如微会诊、微医学和易随访已经在网上医院提供远程会诊服务。

现有的远程医院实际上大多是网络医院,服务质量也不尽如人意。

目前,远程诊疗的整体服务情况大多停留在咨询服务的第二阶段。一方面,在线诊断和治疗服务的低成本并没有给病人带来好处

如果腾讯智能医院强调TO B服务,2018年4月推出的JD.com互联网医院更注重C的闭环体验,用自己的系统收获用户群。

JD.com早在2017年就与宁夏银川市达成合作,在银川设立JD.com互联网医院国家总部,得益于京东的医疗物流解决方案,京东物流医药云存储战略(京东物流医药云存储战略)于2017年8月宣布,已经实现了在线咨询、处方和药品配送的一体化流程。

京东健康在选择合作对象的同时与医生合作。

据悉,自JD.com银川互联网医院总部投入运营以来,JD.com互联网医院拥有来自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327个城市的3万多名医生,其中62%来自甲级医院,80%在甲级及以上医院就诊。

2018年,时任京东云负责人刘子豪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京东云的医疗卫生战略:“京东云不是医学专家,是‘水电煤’,是基础设施”,表明京东云为各方提供平台服务的定位。

无论如何,远程医疗似乎无法绕过现有的公共医疗资源。

2018年,全国有32,000家医院。在2019年北京国际远程医疗峰会论坛上,国家卫生与安全委员会统计信息中心主任张学高表示,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卫生政策体系已经基本建立。截至今年10月,全国共有269家网络医院,11月新增医院121家。

互联网医院与现有医院的比例为1.2: 100。加入网络医院的网络医院数量与实际需求数量之间仍有很大差距。

归根结底,远程诊断和治疗能够减轻公立医院的负担,优化医患关系,是各界的共识。然而,问题在于公立医院是否愿意减轻“门诊卖药”的负担。如果我们引用最乐观的估计,医疗资源将在未来逐步丰富,但要通过远程诊疗处方的流通,完全实现药品与患者的普遍获取,仍是一个漫长的政策建设过程。

结论,从政策角度重新审视“授权曲线”。

医药电子商务和远程医疗等“互联网医疗”子场景的当前发展面临许多利益障碍,需要大量试点测试和政策推广。

例如,2017年5月9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第二章第七条明确规定,互联网诊疗活动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

该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把互联网诊断和治疗定位于公立医院辅助作用的支柱。

国家对公立医院的改革持谨慎态度。即使现有的试点工作没有在人口集中的大城市开展,但大部分是云南、柳州等三线城市。

在现有制造商的布局定位上,JD.com正试图通过自建药品零售和在线诊疗路线来改善高端用户的体验,而腾讯医疗则专注于低端服务的覆盖。然而,毫无疑问,公立医院在任何一端都不能绕过。

在国内市场环境下,特别是在医药敏感领域,使用期望和格兰特曲线时间两个维度并不太合适,只需做如下小的修改:

未来的“互联网医药”将经历“探索性政策的高峰期”,然后进入“关键政策时期”。只有进入“调整期”,才能逐步进入稳定的“生产力平台”。

无论如何,在各种尝试未能产生导致决定性政策的重大结果之前,智能相对论认为,“互联网医学”的当前状态仍然是“探索性政策顶峰”的一半。

*此内容是[智能相对论的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它,包括重印、摘录、复制或创建镜像。